当前位置:首页 > 钟表知识 >
“她综艺”遭遇品牌化困境 什么才是真正的“乘风破浪”?
 

  

  1月22日中午12点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在芒果TV上线,#那英跳舞#、#杜华说容祖儿长得像吴宣仪所以给高分#、#袁姗姗预测自己最好一名#、#杨钰莹好温柔#等节目相关词条霸屏热搜。

  从“三十而骊”到“三十而毅、熠、奕”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延续第一季的女性励志主题,问题在于节目强调女性自信奋斗、聚焦女性艺人生存状态的同时,能否避免内核空洞的伪女性主义?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作为“她综艺”的先锋,能否在品牌化的同时维持立意?

  人设对标

  换汤不换药?

  对比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第一季人选,第二季中高资历的姐姐不在少数,但总体知名度呈两极分化。三十位姐姐中,不乏那英、容祖儿等实力派歌手,也有王鸥、陈妍希等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员加盟,但后面出场的几位姐姐,如贾青、汤晶媚、陈小纭、宣璐、蒋璐霞等知名度相对较低。

  年龄上,第一季的姐姐更年轻化,高能选手年龄基本介于30岁至40岁之间。例如第一季初舞台第一、二名蓝盈莹和黄龄,再如“大碗宽面”组里的王霏霏、孟佳、李斯丹妮、金晨、张含韵、沈梦辰。另外,在第一季决赛圈的14人中,有超一半的姐姐年龄低于40岁。

  而第二季的姐姐整体年龄偏大,近一半的姐姐年龄介于40岁至50岁之间,且向文艺和古典赛道扎堆,这点在选曲上也可以窥见。

  对比第一季张雨绮初舞台《粉红色的回忆》,作为全场为数不多的老歌火速出圈,第二季中,打出情怀老歌牌的姐姐不在少数,例如杨钰莹的《我不想说》、程莉莎的《夜来香》、左小青《心恋》、董洁的《蝴蝶飞呀》以及张柏芝的《星语心愿》等,过多具有年代感的曲目反倒限制了舞台的多元表达。

  尽管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初衷是不给女性年龄设限,但从第一季节目走向和赛制安排来看,想要获得观众的投票,便必须经过体力、舞台和观众缘的三重考验。从某种程度上看,年轻态、流行化、话题度成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筛选的隐藏指标,这为第二季的发展埋下隐患。

  事实上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第一季的大热为第二季的阵容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延展空间,但从第二季的阵容搭配来看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似乎并没有走出第一季的套路和模式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第一期里,那英组队标准:“能唱、能跳、颜值高”与第一季宁静的“选妃标准”高度重合,有网友戏称:“那姐是不是拿了静姐的剧本?”

  另外,前辈组的另一位——温婉女神杨钰莹的定位神似伊能静,成语爱好者对阵小作文写手;颜值担当的张柏芝对标张雨绮,走坦率耿直路线;“博纳老板娘”金巧巧对标制作人老板娘张萌;网传“豪门阔太”胡静对标“带资进组”的黄圣依;王丽坤的中国舞“衣钵”由董洁、吕一等继承;刘烨则接手吴昕和沈梦辰的主持棒……

  从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第一期的剪辑上看,第二季似乎也没有跳出原有的叙事框架。直来直去的大姐大、温婉如玉的知心姐姐、豪爽个性的颜值担当、若干选秀出身的唱跳全能工具人和唱跳全废的演员小透明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里的人物群像和定位与上一季几乎雷同。再加上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在舞台和赛制上并没有做颠覆性的改变,因此观众在观看第二季时,极容易代入第一季的情节和套路。例如那英出场时被众星捧月、尴尬打招呼的画面,与第一季宁静的出场如出一辙。

  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成功出圈,但节目走红后如何平衡原有的模板和后续的创新机制是个难题。模板与套路取巧固然有效,可以延续第一季带给观众的快感,但同时会消磨观众的新鲜感。

  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作为爆款节目,收视群体在第一季已经达到最大化,第二季的受众更多是原有的观众和粉丝,相同的套路对这部分观众而言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,反而会被“劝退”。

  另外,人设对标的风险也不容忽视。那英不是宁静,王鸥也不是万茜,一旦人设被安上可后续“剧本”对不上,观众便会产生背叛感,这将为节目后期和艺人本人造成不可预估的负评。

  借势造势

  精准营销助出圈

  2020年可谓是姐姐们的“当打之年”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成为了现象级综艺,开播第一天2.5亿播放量、两天喜提N个热搜、一周微博话题热度超80亿、讨论量接近380万。赢在女性赛道,借助逆龄选秀题材优势,无价之姐成了爆款。

首页 | 公司简介 | 产品中心 | 信息反馈 | 招商加盟 | 钟表知识 | 联系我们
全国热线:800-9577-089 邮箱:oreager@yahoo.com.cn 网址:http://www.oreager.com
Copyright © 2014 瑞士欧雷格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16046759号-1